城市发展的三个维度

发布日期: 2006/10/9      浏览次数: 5317   返回


我今天讲三个问题。第一是交通问题,侧重于地铁与都市的关系。第二是深度城市化的问题,即如何将农民工融入城市社会中。第三是城市在文化上需要承担的两大功能。
  地铁与都市
  生物学家说,小动物的身体结构有很多选择。大动物没有,它必须有一个大的骨架,不然就是一堆烂肉。大城市也是这样,没有选择,必须建设地铁。
  交通问题千头万绪,今天只谈一个问题:地铁。地铁对大城市太重要了。生物学家说,小动物的身体结构有很多选择。大动物没有,它必须有一个大的骨架,不然就是一堆烂肉。大城市也是这样,没有选择,必须建设地铁。
  中国人开始搞地铁的时间其实不算晚,但是后来停顿了。北京的地铁1969年通车,世界上地铁通车比北京晚的大城市有11个,都是世界名城,但其地铁的长度都大大超过了北京。比如墨西哥城地铁通车时间稍晚于北京,也是1969年,长度是178公里;旧金山通车时间1972年,长度115公里;汉城地铁通车时间1974年,133公里;华盛顿通车时间1976年,144公里。亚特兰大是1978年,73公里。如果大家去过香港,都会惊叹它的地铁,但它1980年才起步。
  北京地铁1969年通车,在时间顺序上居世界第36位。以后世界上又有一百多个城市发展起了地铁,其中80个是在1978年以后。也就是说世界上有80个城市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发展地铁。举出这个发展序列要说明什么?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经济力不够,要发展地铁也难。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经济力得到极大发展。正是在这个时候,地铁在世界范围蓬勃发展。但中国没有跟上。这说明中国发展地铁缓慢,不是实力的问题,是认识的问题。
  很多城市的领导都慨叹地铁是挺好的,但成本昂贵啊。我的看法截然相反,搞地铁太便宜了。全世界为什么165个城市搞地铁,正是因为它便宜啊。人家说开什么玩笑?一公里就三个亿、四个亿人民币。不错,是这个造价,但确实太便宜了,我跟你算个账。
  首先地铁省地皮。一条地铁运人的效率,我认为能相当于3条以上的公路。莫斯科人出行50%以上由地铁承载,平均每人每天要坐一次地铁。所以说一条地铁相当于地面上3条很宽的公路是保守的估计。1公里长的3条公路的面积是:1000米×50米×3=15万平方米。城市地铁途经的都是地皮比较贵的地带。北京、上海的地价如果按1平方米1万块钱计算,我们修一公里地铁就可以节省地皮钱15亿元。要是相当于4条公路呢?就是节省20亿元。修1公里地铁不就是4个亿吗?光是节省地皮钱就够修建费了。不建地铁的话,就得扩建道路,就得征地。这个星球上最宝贵的资源就是地皮。修了地铁就节省了最昂贵的资源。洛杉矶1/2的地皮都用来修路、用来停车,不荒诞吗?
  地铁对地面的生态有极大的改善。修了地铁以后,城市的路面就不堵塞了。城市的街道过去很惬意,人们在那里悠闲地散步。以后随着现代化,街都变成了路,车辆风驰电掣。修了地铁以后,可以还路为街。城市街道可以重新变得赏心悦目。减少了沥青,减少了停车场,增加了绿色,增加了行人,增加了露天茶座,增加了孩子玩耍,增加了人气,城市会变得富有人情味。
  我觉得各个城市的地铁应该很好地借鉴国内外的经验。特别是吸取教训。
  中国的地铁第一个教训就是连接太差了。香港、台湾,更不要说东京、纽约了,地铁连接得非常好。你要去另一个城市,从地铁站就能直接进入火车站,不用出地面,拉着箱子走个几十米,就直接上火车了。相比较,打的去火车站是很辛苦的,有时候还需要扛着箱子等待检票、检查等。有的城市每个地铁的出口都有十几个通道。有的马上可以上地面,有的可以在地下走五十米或更远,下地铁就能进商厦、写字楼,没有任何障碍,给人们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第二个教训是地铁项目的上马太慢,通常都是一条线,第二条线迟迟跟不上,减少了地铁本来拥有的优势。其实地铁要实现盈利,应该短期内有规模地上马,这样才能使其成为市内主导的交通方式。只有一条线,往往就不能解决全程的问题,坐了地铁以后还要换乘别的车。而5到10年内地铁能够成规模地上马,就可以吸引人们改换交通方式,使地铁成为主导的交通方式。我国已有地铁的城市中,地铁的发展都是蛇行龟步,速度缓慢,没有一个短期内实现了通盘计划。为什么这样呢?原因很复杂,第一个就是要等审批,还是那句话,认识存在问题。
  第三个教训主要就是北京地铁的教训。北京地铁站台的长度不足。车站只能容纳六节车厢,不能增加了,否则头尾的车厢就到站台外面了。当时没有长远眼光,现在是追悔莫及。实际上北京地铁并不成规模。要是成规模以后就有更多的乘客,更接纳不了。所以,地铁的列车总长度绝对要跟上。站台的设计要先富余一点,毕竟车辆频次的增加是有限度的。
  现在一些大城市的交通已经开始堵塞了,还会越来越堵。如果早日用地铁补救,将极大地缓解城市轿车的增长及道路的堵塞。单纯地压制轿车发展,太生硬太勉强。人们都是会作理性选择的,当地下交通很迅捷,很方便,看着报纸就到了目的地时,人们就不会盲目追求炫耀、牛皮,去买车。所以当政府感到私车的增加伺候不了时,应该赶紧上地铁的项目。

  深度城市化
  如果很善于同化外来的因素,同化外来的人群,久而久之这个城市将变得很可爱。可爱不能用GDP来衡量,但可爱比GDP更要紧,我认为这是一个城市最高的目标。
  城市中和谐关系的建立,是当前人们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我知道人们在看待和谐关系上的视角是不同的。我只能讲我认为是重要的问题,就是本城人与移民即农民工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城市和谐关系上面临的最大挑战、最大困难。
  我先说一下城市化。城市化应该有两个含义。浅层的含义就是“非农”。他以前是农民,住农村,现在他不住农村了,原来他务农,现在他不务农了,做工商。深层次城市化的完成是他们接受了、同化于城市的生活方式。一个大码头的生活方式影响了外来的农民,他心甘情愿地接受,这多好啊,这个城市化就比较深入,比较彻底了。
  我认为,第一代移民是完不成这个城市化的,他们能到这里来打工,但不太可能学会城市的生活方式。这个课题要交给他儿子去慢慢学会,因为他的儿子是在这里长大的。如果第二代移民都完全同化于城市的生活方式,和城市的人融为一体,城市的人就不会觉得这些人不懂城市秩序,不守交通规则,不讲卫生了。但这种可能性也不是说一定能实现。
  为什么呢?第二代移民的深度城市化用邓小平的话来说要“从娃娃抓起”,应该让同城市的孩子同校。如果他们在一个学校里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小学六年上过来,有了自己的同学,有了自己的好朋友,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一大批孩子都能接受城市的生活方式。这才是成为城市人的必由之路。可是我们的城市怎么样呢?人家来了,人家为这里创造了财富,我们没有让人家的孩子与我们的孩子同校。门槛太高,要交钱,甚至交钱也不行,只能在农民工子弟学校读书。我们还有一些堂而皇之的理由。你的父亲是在别的地方,在农村创造财富,他们的税收在那里。事情果真是这样的吗?他的父亲在这个城市里创造财富不止一天了,不止一年了,有些甚至五年、十年了,他的税收是在这里交的,可是他的孩子不能在这里念书。这些移民与城市人生活方式有很大差异,而他们的孩子如果不能与城市人的孩子同校,这不是造成了一种隔绝吗?同化不是遥遥无期了吗?深层的城市化还能够实现吗?
  中国人很幸运,我们绝大多数城市和地域不是多民族。多民族的社会会面临很多挑战,要学会共存,学习相互宽容,学习共同生活。美国就是这样,美国的内部整合要比我们难得多,因为民族太多了,而且肤色都不一样。大家知道美国有很长的种族歧视的历史。我们不要瞧不起人家。我们要是来了1/10黑皮肤的人,我们也会有挑战,天晓得我们能不能与黑人和睦相处。人家经历这个考验,走过这一曲折的历史后,最后形成一个共识,要学习相互融合,学习共同生活。这很难从成人做起,成人都是有成见的,要从孩子做起。美国下了大功夫,从学校做起。政府派大客车每天把黑人的孩子接到白人居住区的学校去上学,或者把一些白人孩子接到黑人居住区去上学。这样做成本很大。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因为政府明白了,这是小成本,如果不从孩子抓起,使大家相互适应,彼此看成同类,变得友爱,长大以后要改变成见,成本昂贵啊,那是要流血的。一部分人受压迫,要颠覆现状,那个时候的成本是关系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存亡的问题。给孩子花几个大客车的钱,是必须承受的代价。我们想到这个问题了吗?我们准不准备付这个成本?你想免去这个成本,未来的社会融合推到何年何月去实现?你想不想这个城市的街道上永远走着一些不太懂得城市规矩的、跟你格格不入的人?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可不是电视台说一句大家不要随地吐痰就能做到的。要从孩子做起,让孩子们在一起生活。
  美国大学,特别是一些名牌大学,录取都是有一定配比的,必须有一些少数民族成员,黑人不用说了,还必须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公民。他们要让美国的孩子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跟这些不同民族的人去讨论问题,去相处,要他们同别的民族的精英成为朋友。别以为美国发了这么多奖学金只是要帮助外国学生,他们是要培养美国的精英,让他们从小就与别的民族的青年打过交道。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问题很严重,但拿我们的话来说,坏事也能变成好事,他们很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找到了对策。我们在一个城市里没有太多种族的问题,我们有的是农民工的问题,是城乡二元造成的一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文化水平很低。我们面临的是要融合这一部分人的问题。我们要学习那些多种族的国家的融合方法,从孩子做起。当然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是我们各级官员所面临的难题,是需要很多智谋、办法、资金的,但这个成本我们是要付的。
  这个要紧的题目,认识是第一位的,资金是第二位的。要是把这个事情的要紧程度认识到了,其实是不缺资金的。我们花的大钱还少吗?这是一件全民族的大事,我们要高度重视,否则,我们的周围永远都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不和谐的人群,我们的城市化是完不成的,我们的城市是不会变得很可爱的。有很多指标可以衡量一个城市,富裕程度、开放程度、人均GDP、城市医院人均床位等等。但我觉得还有一个软性的指标,就是这个城市可不可爱。如果我们这个城市很善于同化外来的因素,同化外来的人群,久而久之这个城市将变得很可爱。可爱不能用GDP来衡量,但可爱比GDP更要紧,我认为这是一个城市最高的目标。

  文化基因库
  在现代化的巨变中,民俗文化在乡间必死无疑。它今后唯一存活的地方是大城市,这里容纳了多样性,人多,有商机,只要一小部分人喜欢,再加上过路人,就可以活下来。
  城市的工业、商业功能、高科技上的功能,都不是我在这里想要说的。这些都有很多人在做,而且做得很成功。我所要强调的是城市还需要承担文化上的两大功能。一个超大型的城市应该保留和传播文化基因。我提出基因这个字眼,可以分为两个功能来说:一个是现代文化;另一个是周边广袤的土地上的传统民间艺术和民俗。
  先说第一类。都市应该有一流的博物馆,博物馆使城市变得厚重,帮助年轻人亲近和热爱先人和他的文化。上海的博物馆就搞得很不错,为上海增光添彩。应该保留很多名人故居。对此不该戴着政治眼镜去判断去留,而该宽厚地容纳,保留一种记忆。比如哈同、杜月笙、周信芳都与这个城市有着悠长、深厚的不解之缘。前朝人物物质痕迹的完全丢失是莫大的遗憾。应该有十几个,乃至数十个剧场。据说东京有上千个话剧团。艺术应该成为都市人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赚钱方式。都市应该有它的画廊。都市是作画者必然选择的生存地,画廊是他们的生命线,是他们与外界联络的纽带,也是都市的一个窗口,从这里你可以品味一个现代都市的某种创造力。应该有音乐厅,其中一些应该365天弦歌不辍。它的剧场、它的音乐厅应该邀请到全世界的艺术家,它有这个气派,因为这里是大码头,这里有深不见底的观众源,这里联系着中国的爱好者与世界的艺术家,那些发烧友会从全国各地跑来朝拜他们的偶像。当然,都市也必须有大型图书馆,在此几乎可以解决一切资料问题。除此,每个区都要有自己的不止一个图书馆。这是都市的基本文化功能,也是文明的象征。
  再说民俗和民间艺术。今天它们处于一种尴尬的位置,社会变迁得太快了,民俗赖以生存的生态发生巨大的变化,有些生态不复存在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很多民俗都处于濒危的境地。而大都市应该承担起保留民俗使其不死的功能。
  上海周边的民俗和民间艺术我不熟悉。我举秦腔来说明。秦腔,粗犷、高昂、激越,曾经是流行在陕西大地上的一种主要的娱乐形式,现在受到巨大的冲击。秦腔原来的艺人是生活在乡土,为乡民提供服务。现在乡土中的文化生态彻底变了,乡民中喜欢秦腔的人数减少,乡土已经不足以支撑这些艺人,给这些艺人存活下去的报酬。而陕西大地上几个大城市很有可能成为秦腔最后的生存地。因为这里人多,人口基数大。这里有5%的人喜欢,艺人们就活下来了。村里有20%的人喜欢都不行。
  我觉得一种传统艺术形式的存活以及未来光大,一个是要有几位高人,一个是要有两种形式的转化。
  高人的出现有偶然因素,可遇不可求。比如二人转多年来基本出不了东北。但二人转养育出一个大艺人,成了大明星,他不忘二人转对他的哺育,这就是赵本山。他为二人转鼓吹,把二人转推到媒体上,推到大城市,帮助它打进了市场。
  在形式上,要有两种转化。第一个是演出形式。现在的人能够接受哪一种演出形式?是听折子戏,还是清唱?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还是唱大轴一个整本子?这面临着选择。还有就是,哪些能成为拳头曲目,要有策划,要认真地、精细地去切磋、盘算。第二是生存方式。谁是听众?比如说,前些年京剧很难过,有些大演员都没什么戏可唱,没什么收入。我当时出过一主意:北京的外国人挺多,外国人不是都想听一嗓子京剧吗?在北京搞二十个大宾馆,晚上天天唱京剧,或者在附近的剧场、宾馆向外宾介绍,打个电话,票就给你送来。这样演员就有戏唱,京剧就死不了。乍暖还寒,最难将息。把这个难关过了,中国人下一阶段有钱了,这些东西就死不了。短期内利用一下宾馆,利用一下洋人的好奇。当然,也不是一定要这么办,只是说要做生存形式的寻找。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礼失求诸野”,就是说老的规矩、礼节、文化因为历史上的动乱,在中心地衰落了,而在边缘的地方,因为没有受到大的动乱,还保存着。当中心地带重建的时候,从边缘把这些文化基因重新找回来。现在的情况相反,我们很多的民俗文化,原来的基础是在乡土,乡土发生了巨变。原来每个村里头都有十几个老大娘非常会剪纸。因为剪纸过去是有需求的,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可以服务于春节、时令,每家贴个窗花作装饰,现在人们不搞这装饰了,剪它干什么啊。这就是说在巨变的现代化过程当中,民俗文化在乡间必死无疑。它今后唯一存活的地方是大城市,这里容纳了多样性,人多,有商机,只要一小部分人喜欢,再加上过路人,就可以活下来。
  毫无疑问,大都市在文化上应该承担起这样的功能:保留文化的多样性。多样性有两种,一个是生物多样性,一个是文化多样性。每一种生物,无论是植物动物都是几十万年进化的结果,它们适应了环境,身上有很多特殊的基因,从中人类可以获取很多的效用。比如说水稻倒伏,科学家发现某种野生的水稻不倒伏,把它拿来和人工种植的水稻一杂交,问题就解决了。但是如果这个抗倒伏的水稻灭绝了,就没办法了。生物的多样性是我们人类生存的基础,是提高我们生存能力的基础,不能在我们这一代里都死掉。
  每一个文化品种也是成百上千年进化的结果,成百上千年经过人们使用、消费、改良,不好的淘汰,最后选出留下最好的。这些东西都是非常宝贵的,不能让这些东西在现代化的巨变中都被淘汰掉。另外,成长于乡土的这些东西,人们与它共存了上百年,乃至上千年,它可以成为凝聚人的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就像京剧和很多地方戏对于中国人一样,失去它们,将是中国人的悲剧。
  (演讲时间:2005年4月23日)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