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levision Entertainment Should not be Foolish

发布日期: 2008/12/16      浏览次数: 4368   返回


 

电视娱乐不应成为愚乐
杨剑龙
 
*近年来,电视节目的低俗化一直受到业内外人士的批评,它与有偿新闻、虚假报道、不良广告被列为中国传媒界的四大公害。诸多低俗的电视节目不仅使荧屏充满了不健康的低俗趣味,而且形成了降低文化品位迎合观众的导向,使有的节目几乎沦为了文化垃圾
*电视制作可实行娱乐先行、寓教于乐的方针,节目不仅有娱乐大众的效果,也应有教育大众的职责。应该区别节目的短期效应与长期影响,努力制作具有长期影响的高品位的电视节目。电视应该满足不同层次人们的需求,不应该一味降低品位迎合少数观众的低级趣味,应该加大文化类节目的比重
*电视作为大众媒体具有十分广泛的影响,我赞同将公共电视与商业电视予以区分,严格控制公共电视的低俗化倾向,对于商业性电视的控制适当予以放宽,且安排其在适当的时段播放。不断完善电视节目的评价监管体系,不断提升电视节目的文化品位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要求重庆卫视的电视选秀节目“第一次心动”立即停播,认为其比赛环节设计丑陋、评委言行举止失态、节目内容格调低下、演唱曲目庸俗媚俗。近年来,电视节目的低俗化一直受到业内外人士的批评,它与有偿新闻、虚假报道、不良广告被列为中国传媒界的“四大公害”。为此,国家广电总局曾举行抵制低俗之风的座谈会,中央电视台也曾连续召开反低俗化座谈会,强调对娱乐内容提出整治,提出努力创造“绿色收视率”,号召坚守“传播先进文化”的宗旨。

  近年来电视节目的低俗化主要表现在:

  ——真人秀节目的恶俗化。自“超级女声”走红后,荧屏选秀成为一些电视台的主打节目,选秀过程中主持人声嘶力竭煽情吆喝,选手们卖乖露丑花样百出,评委们毒舌如簧恶语相加,粉丝们激情洋溢如痴如醉,有的沦为缺乏审美趣味的节目。

  ——娱乐性节目的粗俗化。在竞技性娱乐节目中,常以失败者的被捉弄与受挫为乐;在综艺类的节目中,常出现荤段子、暴露镜头;在群众参与的娱乐节目中,常以吃虫子等戏弄人的活动娱乐观众,使娱乐变异为“愚乐”。

  ——电视剧节目的戏说风。曾几何时,荧屏上刮起戏说风,戏说历史、戏说经典,尤其是在翻拍改编经典影视剧中,胡编滥造添油加醋,戏不够情来凑,情不够性来救,电视剧《林海雪原》中杨子荣与匪首成了情敌、和少剑波陷入三角恋;《红色娘子军》中洪长青与吴琼花有了情感纠葛,使红色经典几乎变异为“桃色经典”,在戏说中颠覆了传统、消解了经典。

  ——明星类节目的窥视化。明星参与的节目中,千方百计窥探叩问明星的隐私绯闻,以暧昧的话语逼问明星们难以启齿的问题,使明星在众目睽睽下现形。

  ——主持人语言的庸俗化。为刺激观众,有些主持人常将肉麻当有趣,以调侃、挑逗、暧昧、露骨的言语,或港腔台调,或打情卖俏,或恣意嘲弄,或刻意调笑,在俗不可耐中充满着低级趣味。

  电视节目低俗化的原因大概有如下方面:其一,与市场经济发展中过度追求收视率有关。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社会加快了市场经济的步伐,在大多数电视台自负盈亏走向市场的过程中,收视率便成为电视台成功与否的标准,诸多电视台在面向市场中削减了文化类节目,而加强了娱乐性的节目,有的电视台实行“娱乐突围战略”,以综艺类节目、娱乐性节目、电视剧为核心,有的电视台将节目内容定为“新闻、影视、娱乐、体育”,加大娱乐节目的份额,这成为稳定拓展收视率的法宝。其二,与大众文化兴盛中一味迎合大众趣味有关。市场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大众文化的盛行,一些电视台为了拓展节目的收视率,采取一味迎合大众趣味的策略,以降低电视节目的品位扩展市场,在颠覆传统中盲目制造娱乐,在追求通俗化的过程中却走向了庸俗媚俗,在表面的时尚化娱乐化中沦为低俗化。其三,与“复制时代”电视编导缺乏原创力有关。老电影老电视的翻拍充斥着电视剧频道。娱乐性节目大多也克隆自国外的节目,在蔚然成风的克隆中,我们的电视节目缺乏原创性与个性化,日益走向低俗化。

  在电视节目不断低俗化的过程中,诸多低俗的电视节目不仅使荧屏充满了不健康的低俗趣味,而且形成了降低文化品位迎合观众的导向,在忽悠经典颠覆传统中,在窥探隐私戏弄观众中,在一味追求娱乐中无视节目的思想内涵,在追逐收视率中忽视节目的人文关怀,在电视节目的热热闹闹、哭哭笑笑中,污染了荧屏、愚弄了观众,使有的节目几乎沦为了文化垃圾。

  电视节目的文化品位亟待提高,这必须注重如下几方面:

  ——端正电视制作观念,克服唯收视率是瞻的偏向。长期以来,我们过于强调了电视节目的教育意义,忽略了其娱乐作用,近年来却走向另一极端,一味注重其娱乐效应,而无视其教育意义。电视制作可实行娱乐先行、寓教于乐的方针,节目不仅有娱乐大众的效果,也应有教育大众的职责。电视节目的制作必须考虑市场、考虑收视率,但是收视率并非衡量节目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并非低俗的节目就能够赢得收视率,应该区别节目的短期效应与长期影响,努力制作具有长期影响的高品位的电视节目。

  ——合理安排电视栏目,扩大电视节目的文化含量。电视应该满足不同层次人们的需求,不应该一味降低品位迎合少数观众的低级趣味,应该加大文化类节目的比重。在娱乐、综艺、电视剧等节目中,也应该努力扩大节目的文化含量,摆脱庸俗、低俗、恶俗的倾向,提高节目的文化层次与品位,克服娱乐性节目的煽情调情等偏向,保持电视节目的健康品格。

  ——遏制电视盲目拷贝,注重打造节目的文化品牌。盲目拷贝与跟风造成了荧屏节目面目相似缺乏个性,必须注重创造电视节目独特的文化品牌,在突出电视节目的创新性中,不断提高与完善节目的文化品位,打造电视节目的文化品牌。

  ——区分节目不同类别,完善节目的评价监管体系。电视作为大众媒体具有十分广泛的影响,电视节目的低俗化显然影响了社会的文化氛围。我赞同将公共电视与商业电视予以区分,严格控制公共电视的低俗化倾向,对于商业性电视的控制适当予以放宽,且安排其在适当的时段播放。必须不断完善电视节目的评价监管体系,对于趋于庸俗、低俗、恶俗的节目与格调低俗的主持人亮黄牌警告,甚至终止节目制作、播放与节目的主持,在不断完善节目的评价监管体系中,净化荧屏丰富栏目,不断提升电视节目的文化品位。

  电视节目是一个电视台的品位,是一个城市的品格,是一个国家的面目,电视节目的品位不仅关系到人们现实生活,也关系到民族的未来,电视节目的低俗化倾向必须制止,电视节目的文化品位亟需提高,电视节目的文化贡献亟待凸显。

  (作者为上海师大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博导)

                                《文汇报》2007年8月29日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