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much the City Space Leaves to the Immigrant Culture

发布日期: 2008/12/16      浏览次数: 3997   返回


     城市给移民文化留有多少空间 ——“移民与都市文化”研讨会综述

“城市文化的活力来自多元化,而移民是文化多元化的主要源泉。”在2006317举行的“移民与都市文化”的研讨会上,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葛剑雄以其鲜明的开场白切入讨论的主题。
此次会议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基地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和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三家单位联合举办,沪上著名学者葛剑雄、熊月之、孙逊、陈映芳、杨剑龙、苏智良等近二十人参加了会议,数十名研究生参与了讨论,会议由上海师大都市文化中心的詹丹主持。
 
  移民增添了城市文化的多元魅力
葛剑雄首先作了主题发言。作为移民问题的专家,他从国际与历史这双向维度着眼,对移民文化作了具体阐释。葛剑雄说,移民是文化最活跃的载体,不同的移民承载不同的文化,汇聚在一起相激相荡,彼此竞争。如果一个城市移民来源多,那么移民文化就丰富。他从西汉的长安、北魏的平城一直论及当代的上海,从北京论及圣保罗,从移民的生活方式一直到用语习惯,认为“五方杂处,风俗不纯”的移民特色,为这些城市文化繁荣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并由此产生了全新的移民文化,就如同上海话,既有本地农村的方言,也综合进苏州话、宁波话、扬州话乃至外国话等等,形成一个全新的语言品种,从而增添了文化的多元化魅力。
上海社科院的熊月之,则从近代上海政府制定的一种比较开放的移民政策,谈到了移民既有迁入也有迁出的现象,他把移民的这种自然进退比作潮汐和候鸟现象,认为此举使得移民城市上海与周边城市以及农村保持了一种了灵活的互动关系,也为一个移民城市获得持续的文化活力提供了必要的保证。不过熊月之也提醒我们,1949年以前的任由城市自我消化的宽松的移民政策,让移民自生自灭的态度,也没有必要把它过于理想化。
 
  当代都市给移民文化留有多大自由空间
当葛剑雄教授以其宏观的视野对移民与都市文化的关系进行全方位论述时,社会学家陈映芳却以她惯有的把社会现象问题化的思考习惯而对移民文化的发展前景表现了忧虑。在她看来,如果说移民确曾给都市文化注入活力的话,那么这早已经成为过去。随着城乡一体化步伐的加快,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城乡结合部被严格管理,农村渐渐失去其自然村落状态,移民自由生存的空间都将被城市高度规划,土地等资源被政府部门统一支配,社会结构被严格控制、被高度原子化,连同乡会、同业会都无从产生,社会知识教育无法为全民所共享,那么,文化的多元化又从何谈起?特别是在全球城市化进程中,移民只有向大城市流入而没有流出,移民的正常迁移变成了完全是一边倒的态势,城市只有在不断提高准入门槛中来维持原住民的正常工作生活持续,并限制移民享受各种社会保障。这样,在竞争的背后,就潜伏着移民与原住民不同群体互相之间以及同一群体内部的各个层面上的矛盾。现在的现状是:国家放权放责,城市自保自利。所以,她认为应该谨慎使用“移民”这样的概念,尤其是当借用这样的概念仅仅为了强调准入制度而忽视其应有的国民待遇时,更应该觉察其中的不合理性。也许,只有当城市待遇改变为国民待遇,由国家财政来承担国民的教育、医疗、保险等各项费用时,移民的迁移才能有一种既迁入又迁出的正常状态,移民才能恢复其本应该有的活力,也能为进一步的城市文化繁荣作应有的贡献。
《学术月刊》副主编夏锦乾认为,从概念上讨论移民文化过于宽泛,就上海来说,作为一种智力的、投资的移民与作为体力的移民在文化上有很大的差异,其在城市的发展空间也应该有所不同,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上海师大都市文化中心的杨剑龙则对城市中的农民工的文化生活状况表示了极大担忧。认为他们的文化生活现状是处在单位、社区和家庭三不管的“孤岛状态,为此他提出了多项建议,以改善农民工文化生活的状况,努力使之成为城市文化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从移民流动的正常状态考虑,上海师大都市文化中心的苏智良等认为,加大对边远地区的财政投入,提高政府承诺的信誉度,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竞争带来的是活力还是绝望
从移民问题引发的社会竞争问题始终是讨论的焦点之一。有学者从政策的制订角度,也有学者从个人的心理方面,发表了看法,但许多人的意见是,在当今社会,竞争所带来的生存活力与发展前景是不容置疑的。正是这一看法,遭到了上海师大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的薛毅激烈反驳。他认为,从对个人的励志角度看,肯定竞争的积极意义并没有问题。问题是,这种所谓的竞争与当代中国社会问题是否切合?这种竞争为何产生了如此大的社会问题?他强调说,我们应该摆脱一种思维模式,认为竞争必然带来活力,否则就是死水一潭。不是的,在资源有限的社会里,通过竞争而获胜的只能是极少数人或者极少数群体。而对于其他人来说,竞争意味着是无边的绝望并也因为这样的绝望而最终使社会丧失了活力。对人是这样,对社会是这样,对处于第三世界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所以,就目前的社会背景下,纯粹的自由竞争只能使弱者受到伤害,使农村受到伤害,使城市的底层受到伤害,使他们有限的资源被进一步掏空。不顾及这一残酷事实,一味提所谓的竞争,那是一种对他人、对社会不负责任的态度。凡此,也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足够警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