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ore Dialect Means that We Have another Culture Characteristic

发布日期: 2008/12/16      浏览次数: 4148   返回


多一种方言,就是多一种文化特色——“上海话与文化多元化”研讨会综述

  由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与民盟上海市委联合举办的“上海话与文化多元化”研讨会日前举行,沪上著名作家、学者张圣坤、王安忆、周振鹤、熊月之、许纪霖、孙逊、蔡翔、杨剑龙、苏智良、钱乃荣、毛尖等近二十人参加了讨论。

     上海话正面临着尴尬
     张圣坤认为,随着国家推广普通话政策的持久实行和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的迅猛发展,上海话却正面临着尴尬:不仅会讲上海话的上海人少有机会讲上海话,而且上海的孩子更是越来越不习惯甚至不会讲上海话。
     对此,孙逊认为,方言是一个区域内原住族群的天然纽带,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有声胎记。任凭人类文明进步到什么程度,城市发展进展到什么地步,方言的特殊魅力和表现力都是其他语言所无法取代的。
     钱乃荣认为,上海话,包括其他地区的方言,与普通话的发展构成共生共荣、相辅相成的关系。上海作为一个开埠城市在不断吸纳新事物时,也给上海话的拓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比如,“自来水”、“电灯泡”等词汇就是最先在上海话中出现,然后再被吸收进普通话的,从这一点说,上海话,包括各地的方言,都是普通话的活水之源。所以,提倡普通话不应该是以排斥上海话等方言为前提的。那种把上海话或者说方言与普通话的关系理解成你死我活的关系,既在学理上不通,在实践中也是无益的。
     语言不是简单的交流工具
     周振鹤在发言中强调,文化的多元化与方言的存在有着必然的联系。在他看来,语言不能简单等同于交流工具,多一种方言,就是多一种文化特色。
     王安忆认为,一种耐人回味的方言总是与一种优秀的地方剧种紧密相关,如四川话之于川剧,陕西话之于秦腔,以及河北梆子戏等所依托的地方语种,所以讨论上海话,也应该把上海沪剧的格局纳入到我们的视野。她更从一个作家的创作实践角度,举例说明普通话中,单音节动词的相对贫乏,这就需要在方言词汇中来加以吸收。
     对于上海话的日趋衰落,杨剑龙则从近年来上海文化的整体衰落,分析了语言作为一种文化载体衰落的必然性,所以,重视上海话,应该与振兴富有地方特色的上海文化一并来考虑。不过,现在的误区是,人们往往把上海话与粗俗文化划上了等号,从而使得一批用上海话加以创作的滑稽戏、情景剧难以取得较高评价,也无法真正起到代表海派文化的标志作用。
     从社会学角度反思上海话
     从社会学角度来反思上海话,构成此次讨论会的另一个议题。
     薛毅从上海产业工人的历史记忆角度,谈及了对于没有文本记录的这一底层群体而言,上海话所具的特殊意义。同时,他也提醒大家,上海话在发展中,曾经是通过设定内部的“他者”,如崇明话、浦东话等,通过对此类方言在发音上的嘲笑,来确立起所谓正宗的上海话地位的。
     蔡翔等同样从上海话对人的社会身份识别,曾有过的社会强势地位角度,把上海话放到了相对广阔的视野中进行了讨论。
    也是因为有感于上海话作为一种社会身份识别曾有的自我优越性,以及对其他方言可能的鄙视性,毛尖提出了要在概念上对上海话与上海方言做出区分和界定,以消除其提倡过程中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
     通过讨论,许多专家认为,强调对方言的重视,并不意味着要忽视普通话。如果说我们今天在提倡学习外语的同时,也往往强调母语的重要性的话,那么,就母语而言,也有普通话和方言这对“双语”,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推广普通话,传承上海话。为此,许多专家还提出了许多具有操作性的建议,例如:在公共场合讲普通话,亲朋好友间讲上海话;在正式场合讲普通话,私下交谈时讲上海话;在学校讲普通话,回到家里讲上海话。或者在学校开设选修课,排演上海话的文艺节目等。也有专家提议电视台和电台应该开设上海话的频道,以进一步传承和扩大本土文化的影响。

登录